🔥仙救世报-腾讯网

2019-09-20 03:04:37

发布时间-|:2019-09-20 03:04:37

谁说我们零零后只懂自己享受、不管他人感受?清扬十斤不醉,依然清醒,并心疼着,走过去伸出双手想把伟聪拉起来,伟聪迷迷糊糊中说:“换一个”清扬愕然,“今夜谁跟我睡?!”闲人此刻伸着懒腰,手举得高高,是的,我可以......我只好支持我的同房兄弟,对闲人说:“好吧,今夜放你假”5)May给我泡了热茶,一次次添上,临行前菠菜老师叮嘱交待让我路上多多关照May,结果却变成了一路她在照顾我。真的是见底了。那是13年元旦,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还有三个队友陪伴着不死心的我,在这个空档里,我示范了一下雪坡行走技术---上坡、下坡、横切,以及制动。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自选一种户外保险。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一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小雨绵绵,雾里穿梭,因为雾太大,参照物不清楚,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那时已经有5点多,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加上有雾,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身上基本全湿,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风太大,又冷,加上天开始黑,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有鱼和白菜,对还有一个油豆腐,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最后我们在江边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有个中山公园,那里是理想的扎营地点,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宝安大哥让我们在里面露营。

今夜星空灿烂,今夜我心潮澎湃。感谢那些一路照亮我的小伙伴,那些彼此珍惜的温暖、相互坦荡的快意如果,我是亮光,那么,黑夜里仍将看到,不碍前行。听司机大哥说顺路到他住的村子,我们可以到那再走会省一段水泥路,可以把我们送到村子那这样可以省去走前面那段水泥山路,这样也为我们后面争取了时间,小面包摇摇晃晃经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瑶族小村,司机大哥人很好,因为天气比较冷,还在家里送了我们生姜驱寒,下了村子小坡左拐进入泥路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船底之行。2)剑威惬意的躺在摇椅上,心满意足,鱼儿在旁边帮他摇着摇椅,力度越来越大,终于,被推倒了...3)“Windy,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有内涵的人”“哇哦,你怎么知道?”“因为我就是那一把火,把你点燃”此处需要一个交杯酒。

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些时依然下着小雨。

谁说我们零零后只懂自己享受、不管他人感受?清扬十斤不醉,依然清醒,并心疼着,走过去伸出双手想把伟聪拉起来,伟聪迷迷糊糊中说:“换一个”清扬愕然,“今夜谁跟我睡?!”闲人此刻伸着懒腰,手举得高高,是的,我可以......我只好支持我的同房兄弟,对闲人说:“好吧,今夜放你假”5)May给我泡了热茶,一次次添上,临行前菠菜老师叮嘱交待让我路上多多关照May,结果却变成了一路她在照顾我。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4)伟聪不知道怎么被招惹上了,不胜酒力的他终于躺倒在旁边的阶梯上。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中午顺利下撤到大本营,傍晚七点左右,全体下撤到哈巴村,第二天返回丽江,登山计划结束。

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

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

这次来哈巴,我们的盼望、梦想,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

路线:新洞-上斜-峡洞-高幛顶-大草坡-船底顶-乱石坡-水渠-平坑-罗坑(两天)(实际用了三天)背包重量40斤(男)28斤(女)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

听司机大哥说顺路到他住的村子,我们可以到那再走会省一段水泥路,可以把我们送到村子那这样可以省去走前面那段水泥山路,这样也为我们后面争取了时间,小面包摇摇晃晃经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瑶族小村,司机大哥人很好,因为天气比较冷,还在家里送了我们生姜驱寒,下了村子小坡左拐进入泥路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船底之行。

还有三个队友陪伴着不死心的我,在这个空档里,我示范了一下雪坡行走技术---上坡、下坡、横切,以及制动。

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鞋子、背包、登山杖,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

(小洋在跳舞吗?哈哈)从瑶族村开始一直都是比较平缓的山路,路况相对比较好走,经过两个小时路程来到了上斜村,过了上斜村左拐下到河谷处用中午餐,老杨在深圳带了只炖鸡过来,此时成了大家最抢手的食物,此时此刻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跟老杨走大鹿港时两人在小沙难吃炖鸡的感觉。

四千八百米左右,一道雪坡摆在面前,队伍开始散开,从不同的方向往上或往下,清晰的看到有人开始下撤了。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

此时雨下得比之前大了,最后租了辆破旧的小面包50块钱到新洞小学,也就是我们的起点。2)剑威惬意的躺在摇椅上,心满意足,鱼儿在旁边帮他摇着摇椅,力度越来越大,终于,被推倒了...3)“Windy,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有内涵的人”“哇哦,你怎么知道?”“因为我就是那一把火,把你点燃”此处需要一个交杯酒。

此时已是11点。

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

很苦很累,但很开心!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当时也是很冷。